我是学渣

中午12点,燕阳还在床上瘫痪。对她来说,“躺在床上”这个词已经不能描述她目前的状况了。用“瘫痪床”这个词更合适。因为至少有一个清醒的头脑要站起来,但是身体在抵抗,一段时间半不想想想,想躺一会儿。而瘫痪床已经是那种无意识的,身体根本听不到大脑的声音,需要借助外力才能起床。

来自Brief Book应用程序的图片

燕阳就是这样一个状态,暑假对于她瘫痪的床是唯一的爱好,其实不能谈爱好,因为她的活动很单一,所以人们误认为是爱好。她不想学习,不想做户外活动,也不想做父母说的事情。她很生气。她什么都不喜欢。她什么都不想吃。除了床和手机,她不想和任何人一起去。

说到手机,它是唯一能让她移动的魔法武器。心烦意乱时,拂去颤抖,漫无目的地听一些音乐,追逐一些电视连续剧,看一些男综艺节目…网络世界让她感到舒适。当然,只有当她放下它时,她才感到空虚和无聊。但很快,她就在手机上找到了第二波舒适感。除了电影,还有一些头脑风暴纪录片。对她来说,暑假是用来放松身心的。那些脑残的东西可能早就死了。

有时候,燕阳会看书。毕竟,当手机充电时,它被放在书上。她想去拿书,但一种恶心的感觉,如醉酒呕吐,立刻冲到了她的心脏。她讨厌书和家庭作业。如果不是因为她在学校的同龄人,她宁愿不去那个鬼地方听老师的说唱和父母没完没了的叫喊。

是什么让她如此排斥学习?杨燕不知道,其实不是手机让她不愿意学习,而是在书中,她无法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,才慢慢放弃学习。老实说,燕阳有时讨厌手机,因为手机让她变得更空虚和孤独,有时甚至非常易怒。那些虚拟世界与现实是不相容的,这让她很困惑。有时她父母的唠叨立刻点燃了她莫名其妙的火焰,她非常生气,冲着父母大喊大叫,砰地一声关上了门。

年轻人习惯于困惑吗?增长习惯于反叛吗?你在学习渣的苗圃里真的很舒服吗?是真的吗_______

燕阳感到疼痛,但疼痛是无法形容的,就像一张看不见的网,把她囚禁在死里。此时此刻,她想起了自己的童年,那无忧无虑的时光,虽然偶尔会难过,但当她醒来时,她立刻忘记了一切。

我在学人渣!我是学生渣吗?

带着困惑,带着不情愿,燕阳留下了眼泪。她需要帮助,但谁能救她出来?

父母?

同学?

老师?

还是你自己?

来自Brief Book应用程序的图片